www.88nsb.com_申博为企业指导《掮客》顺利杀青:培养孩子阅读习惯的5条建议

www.88nsb.com_申博为企业指导《掮客》顺利杀青

2019-11-14 14:16:48

字体:标准

  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

  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

  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

  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

  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

  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

  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

  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

  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

  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

  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

  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

  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

  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

  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

  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

  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

  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

  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

  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

  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

  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

  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

  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

  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

  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

  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

  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

  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

  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

  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

  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

  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

  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

  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

  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

  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

  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

  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

  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

  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芦子沟里藏古宅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石屏县坝心镇芦子沟村,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一隅。交通不便、种田为生、古朴平静的小村里深藏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。精美建筑集中在芦子沟村下辖的小高田自然村内。村内是苏姓人聚居地。微雨的春日,得户主人的同意进入一户院落,一进院落是三坊一照壁,二进院落四合五天井。不及细看大门上金光闪闪的贴金箔雕花,随主人进入了院子,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百年绝色。装饰着金龙金凤的横梁又吸引着目光,蓝色底色金色浮雕崭新清亮,历经百年不改初貌。主人在旁闲话,有人出重金想买下此宅,要整体迁移到别处,被他拒绝,房主言说祖宗留下产业给再多的钱不能卖。村子最高处有户人家,俯撖着村落。游离又贴近村子,风水绝佳,想来是高人异士居所。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,他此前为村里的老支书。老支书对上门的客人微笑欢迎,然后捧着水烟袋不多说话。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时,老支书开了金口。从大门处开始细细的介绍起老宅。门口马鹿撞金钟,麒麟看天书两方深浮雕,在贴近石阶处,单是两方石料每块用去纹银四十两,雕工费用另计算。没进院子,但只一个大门,已经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无以复加了。木雕斗拱的飞禽异兽似乎在下一刻会跳到地面上,冲着仰视它们的人们呲呲牙。而奇花瑶草在微风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。马鹿撞金钟额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乐道,五位形肖各异的神仙看着八卦卷轴,似思索似辩论似彷徨似了悟,身上的金箔饰色,依然华光闪烁。额枋、挂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样,有直书寿财喜图案,有渔樵耕读的故事,一幅幅字画俊美无俦,都是可以传世收藏的艺术品。云龙图形写画的福寿两字,表达了苏氏先祖的所想所念。主人还得意一副已经被岁月腥祟腐蚀的花板,那是一幅招贤纳士图,画的底部看不到了,但是姜子牙垂钓,文王乘车是清晰的。包罗万象大门筒两侧呈外八字开的墙壁砖雕,没有用红河附近惯常见得缠枝牡丹缠枝莲花,罕见的砌成龟鳞墙。青色的纹路不仅增加了大门的深邃感,也中和了门额的华丽。大门包罗万象,把主人的经历过往、思想希望用隐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来。我大胆猜想,当年主人造屋时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,对长寿健康的希祈意味明显。木门扇上,门神秦叔宝尉迟恭依稀可见,画功不凡,可以跟历代名家手迹相较一番,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,看到我唏嘘心疼,老支书沉吟良久告诉这是文革时,他表弟带人来破坏的,末了叹气:“那会儿他还小。”图画用的颜料深深椮入木纹中。门神尉迟恭二门门神是文武财神爷。转过门洞,院内更是璀璨。斗拱下的金鱼就要跃过龙门,横梁上的金蝙蝠将要飞入沧海,两只横行的螃蟹应是顶盖儿肥,貔貅吸着一方祥云,张果老化身中年男子,武松脚踩老虎正在挥拳。苏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,有金鱼、有童子,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金蟾,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状各异,惟妙惟肖,身下岩石身上云彩,是绝美装饰又是承重的栋梁,东西厢檐下的两只金蟾被细腻的雕出雌雄来。横行金蟾日光在院内地上印出来锯齿牙边框,老宅像是记录了苏家的人文历史风雨沧桑的陈旧照片,那图片述说着百年过往。老支书拿出来珍藏的龙鱼木雕,告诉这是大门上的木雕件,本是左右一对儿,被盗走了一边,剩下的右边只好收藏起来。又指给我看清代大烟床,笑言已是过去的事情,再不愿细说。龙鱼木雕老支书祖宅内唯一无二不同于别家的物件比比皆是,但是正厅门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阶还是值得被书写的,一条长一丈二的青白石,整块石头打造,流畅无暇。没有繁复花饰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,雕花窗是木工师傅精雕细刻的,而看似简朴的的窗子,却是木匠师傅的师傅做出来的,细看却是一个榫头接着下一个榫头,漂亮的几何图形窗扇是榫头连接起来的,历经百年完好无损。窗扇花纹平视、仰视、俯视随时变化着,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。榫头窗沿隐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楼梯拾阶而上,木板发出闷闷的声响。空空的跑马转角楼上,闲散的放着农具等杂物。独居老者干净利落,整理的一尘不染,但已了无当年的繁华喧闹,偌大的房子空空旷旷,每一步都有脚步的回音,好似在回应着我对老宅的想象。当年的房主人在个旧开挖出富锌矿后发达起来,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,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买田颐养天年。暴富后的他们也被土匪惦记上了,村边已经颓废的寨门上还遗留着顶门杠石,那粗粗的圆环想来匪类们没有红衣大炮是打不开寨门的。跑马转角楼四水归堂残存寨门推开窗扇,在院里可远观不能近赏的字画就在眼前,伸手可触。典雅的色彩、儒雅的文彩,耕读的兼彩氤氲着老宅。重重檐告别老支书,老者给我出了题目,看懂六扇门上图画的内容,并回答出其中隐喻的含义。半月余过去了我还是没全部看明白。门扇

责任编辑:www.88nsb.com_申博为企业指导《掮客》顺利杀青社友网: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关键词 >>

继续阅读

热新闻

热话题

热门推荐

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
百站百胜: 2019上海车展:上汽大通G20上市/17.98万起 伍兹15座大满贯奖杯,15个传奇故事 阿桑奇待了七年的小屋是怎样的?(多图) 德国经济有多惨?政府官员透露将腰斩2019年预期 非洲教授:别听西方说三道四我们不学中文才幼稚 中国银行首席研究员:中国经济增长动能正发生转化 IMF拉加德:MMT不是\"万能药\"但或有助于对抗… 逆天改命?只剩一声叹息!郭艾伦巅峰一季留憾 澎思科技完成A轮1.5亿元融资360、富士康 首张黑洞照片迅速成为“网红”中外网友玩疯了 北上资金单周净流出129亿已连续6日净流出 美队蚁人互相调侃提醒灭霸“注意身体健康” CUBA又现罢赛风波!矿大主帅怒发冲冠拖下队员 穩定產銷 農委會成立「公私協力農產品促銷平台」 埃克森美孚称美国政府出售的原油受到污染 研究显示:海归求职回复率远不及国内大学毕业生 俄罗斯外长:美国已经无力在经济领域展开诚实竞争 巴黎圣母院再烧半小时或全塌塔顶三件圣物被毁 连续两天逆转50分!狂野西部玩的就是心跳 视觉中国回应“黑洞照片”版权:没有权利维护使用权 香草香草火锅总部解体:欠多方钱款创始人成\"老赖\" 陕西市场监管局:开展两月汽车消费领域专项执法行动 2019上海车展:三菱e-Yi概念车正式发布 瑞士工业集团ABBCEO史毕福意外离任由董事长暂兼… YouTubeTV订阅价格升至50美元加入HGTV… 利物浦引援目标心系多特砸超3600万镑PK抢人 海通姜超:消费引领经济企稳股市将远好于房市 天立教育飙近7%暂四连扬累涨32.4% 王凯任长春书记此前任吉林省委组织部长(简历) 李小琳以新身份现身山东临沂如愿成为“光明使者” 东方IC疑似关闭为继视觉中国和全景网络后的第三家 女硕士坐引擎盖哭诉维权最新协商进展来了结果却… Zoom挂牌纳斯达克首日大涨72%市值达161亿美元 意甲-夺冠延期!00后6连斩尤文遭逆转客负保级队 百宏实业4月15日回购2万股耗资24万港币 亚洲首部iPhone电影《怪胎》诠释强迫症患者内心 让宝宝告别垃圾食品 潜艇部队宣传片震撼亮相:中国海军“长子”多厉害? 美国3月零售销售环比增长1.6%远超预期 全力押注新能源!大众汽车加大中国业务投入 不再来往?贾乃亮生日李小璐断连续六年祝福 雷霆又一个重伤的!新科扣篮王右肘手术伤停4周 特朗普:立即降息助经济腾飞美联储:我可能还加息 地球上的一把火,其实都被“火眼金睛”尽收眼底了 热刺官方:凯恩脚踝韧带严重损伤阿里左手骨折 国君(香港):龙源电力维持买入评级目标价降至7港元 诛心x2!他只得7分,却打崩米切尔戈贝尔心态 Selina首谈外界鼓励:我的勇敢是没有选择的 华为加速推动CloudVR规模商用今年目标10万级… 美国副总统彭斯:支持特朗普要求美联储进一步降息 中国科学家发现寒武纪“化石宝库”清江生物群纪实 新秀年场均21+7+6!一图看懂东契奇的历史地位 4S店向奔驰女车主致歉:应该退货怪我们速度太慢 面对中美,德国在这件大事上急了! 美国石油行业还能繁荣多久?2020年或成重要转折点 马云投保万通在下什么棋?资本纷纷布局香港保险市场 恒大1规则犹如枷锁卡帅推锅给裁判竟对球队满意? 郭台銘選總統盧秀燕:強將如雲大家對國民黨有信心 离婚多年闫妮自曝女儿心疼她缺少爱人陪伴 国产动漫产业爆发还差几个IP爆款? 2分鐘打卡紐約最新地標!揭秘HudsonYards超… 民调:郭台铭支持度完胜民进党参选人蔡英文和赖清德 军工股逆市上扬中国航空工业升近4%暂连升三日 英国财政大臣哈蒙德:与工党的脱欧会谈尚未设置红线 巴萨稳了?对曼联绝对优势主场晋级概率超过9成 《龙珠超:布罗利》北影节展映:想一直拍下去 明年春假坐游輪?史上最全游輪攻略看一篇就夠了! 玩嗨的梅西太残暴!控球30秒抢不下来倒钩也玩 风投:键盘将在五年内消失语音技术是十年一遇的风口 涉毒韩星Amy自曝曾与男艺人同吸毒独自承担罪名 巴黎圣母院失火引关注网友伤心台湾古迹毁坏严重 欧洲南方天文台:视觉中国从未联系更无权出售版权 中国“动真格”澳大利亚国内为这件事悔不当初 对冲基金今年第一季度业绩创下13年来最高水平 奈飞Q1新增付费用户创新高但指引逊色盘后一度跌超7% 欧冠-斯特林2球孙兴慜双响曼城半场3-2领先热刺 建禹集团料首季度录得亏损 又一外资巨头杀入中国!全球首富都在那工作过几年 2月中日两大债主继续增持美债中国持仓创三个月最高 1.1米男娶1.7米妻子产下7斤女婴不像自己开心哭 李迅雷:从挖掘机强势崛起看经济特征周期还是结构 软银红杉加持的25岁印度男孩正在中国挑战如家汉庭 单节轰下51分创NBA纪录恩比德这一下谁顶得住 玻璃之城|咖啡愛好者的“食”用指南(上) 教育股炒起枫叶教育飙近9%宇华教育升半成 兵马俑手指在美被折断盗走用啥法律保护出国文物 2019上海车展GYON携首款车型亮相 韩国防改革取消野战军编制三八线前方部队合并 西蒙斯:主场球迷嘘我们还不如直接去支持对手 中泰证券:指数基金概览和主流规模指数基金观察 福特计划将在2022年推出“平价”车型 谷歌母公司将成UberIPO大赢家 众女星红毯斗艳:热巴大秀好身材,菊姐镭射服惊艳,宋茜似… 瓜帅被自己玩死!瞎轮换乱拼命欧冠惨案别怪运气 老艾侃股:市场错了吗?会纠错吗? 美媒臆测中国搜寻F35残骸:逆向复制将是美国噩梦 深击|双面联想 新车爆尿:一图掌握上海车展重磅新车 2019上海车展探馆:上汽大通D60 痛苦干呕仅得7分创新低!郭艾伦别这么死扛了 贾跃亭微博发语音指令秀英文:FF91将现颠覆技术 花式引爱豆注意!粉丝灯牌拿反获蔡依林宠溺提醒 2019短池游泳世界杯赛历:中国济南站8月8日揭幕 胡可自曝曾生完安吉大哭很焦虑家庭事业难平衡 IMAX中国扬近6%录得一手123万股交叉盘交易 试管婴儿技术如何打破多囊肾家族遗传的魔咒 “西安奔驰女车主哭诉维权”事件:车主递交资料配合调查 北京市多部门联合整顿“僵尸车”6月底前全清零 郑秀文与许志安爱情长跑30年曾感慨两人不分彼此 魅族16s黄章爆料汇总:除了发布日期你想知道都有了 补贴退坡“至暗时刻”:新能源汽车增程保价 德甲-两飞翼包办3球1助诺伊尔伤退拜仁4-1领跑 打击性骚扰:微软将调整人事政策 巴黎圣母院大火浩劫:主结构危急文物受损难评估 舒淇迎43岁生日与好友聚餐众人齐聚一桌喜气洋洋 贾跃亭33亿资产再流拍,巨额欠债还得清吗? 河北麻友子从《ViVi》毕业落幕活动上大哭 我爱我家拟5.6亿收购蓝海购100%股权 微软据悉将推出新款蓝牙耳机与苹果AirPods竞争 台积电:7纳米制程技术至少领先对手一年 撞脸刘昊然?花100万整容?今年北电前2名就这么精彩? 谢霆锋吴彦祖冯德伦金像奖同框依然帅气,但他们的现状却大… 巴萨大将争议动作进球后他超球迷堵着耳朵庆祝 亚马逊通知中国卖家将不再提供电商服务 增至16人!中国新认证一名侵华日军“慰安妇”制度受害者 独角兽上市高潮Pinterest是下个Lyft还是I… 奈飞股价有望收复失地?起码期权市场是这么看的 调查:分析师认为英国取消退欧可能性高于无协议退欧 外国有没有996?美国硅谷的华人工程师这样说…… 经纪人证实程晓玥妈妈去世家属正忙于筹备追悼会 王洪涛:餐饮企业连锁程度低影响食品安全 2019年普利策奖:为什么人们已经不再相信媒体? 1.2亿欧!权威披露孙兴慜转会身价国足羡慕恨 股指期货迎第四次调整这三大看点最关键 《复联4》新镜头曝光:多少人忽视了这一点? IMF总裁拉加德:推迟可避免无协议退欧带来\"可怕后果… 亚马逊回应退出中国传闻:始终对中国市场有长期承诺 酷派营收连续4年腰斩沦为“杂牌机” 《周恩来回延安》定档携手唐国强再现革命往事 \"复联4\"预售乱象丛生:一张票300元凌晨3点放… 被曝与许志安秘交近两年黄心颖关闭社交网络评论 黄金技术分析:RSI指标已经超卖短期有望反弹至128… 《复联4》影票太贵?罗素兄弟得知票价后惊呆 1图流|最疯狂一季!常规赛三分又破NBA历史纪录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竞争普京突然这样提到了中国 吴京深夜光顾按摩店,邂逅李亚鹏独自做养生,笑容满面心情… 和为贵:苹果终于杠不住高通笑到了最后 许志安16分钟激吻毁了郑秀文24年 德政府将腰斩今年成长预估制造业衰退经济放缓加剧 视觉中国创始人再回应风波:审核“肯定有问题” 奇!尤文巴黎4连不胜奇葩延期夺冠到底谁能拿首冠 直击|滴滴柳青坦承已离婚两年:真实比完美更重要 亚马逊智能音箱有千人监听团队曾听到性侵案 台湾花莲县海域发生6.7级地震震源深度24千米 艺术家创作卡西莫多流泪插画:世界在拥抱圣母院 避险资产哪家强?贝莱德喊话:抱紧黄金不要慌 一集成本1亿没广告和赞助商\"权力的游戏\"怎么赚钱… FIFA专访球迷皇帝罗西:因为热爱国足失去妻子工作 女演员自曝遭投资大佬骗婚夺子,男方称“倒打一耙” 东方航空逆市升近2%与国航夺得沪伦航线经营权 WNBA选秀:中国女篮中锋韩旭14顺位被纽约选中 经济趋势向下货币持续宽松欧洲经济怎么了? 楼市风云再起:白菜价的卖不出钻石价的有人抢 美国财政部官员称正在研究SOFR供应的“早期阶段” 胜利聊天记录疑再曝光呛声崔钟勋:你算什么东西 外媒关注中国国产航母海试短片:具备亮相阅舰式条件 西安利之星4s店被奔驰暂停资格?现场探访:正常经营 柔性屏应用走向多元供应链国产化迎机遇 “坐在金矿上”的国家黄金快要采完了… 互金行业倒春寒:从业人员薪酬腰斩股价不断刷新低 小隱於野!亞城超有范兒的地方等着你來睡 苹果高通再牵手:像极了爱情还是被5G逼急了? 哈登32分三双保罗17分火箭20分虐爵士2-0领先 环球时报:英国未成年人将失去“点赞之交” 报喜鸟联合创始人吴真生离世爱做品牌40多岁2次创业 赶集网58同城员工非法获取简历超64万条被判刑4.5… 129亿巨资上周流出A股北上资金却连续7周加仓这些股 搜狗将于4月29日发布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 连F-35也不可靠?美智库模拟10年后美俄空军如何对抗 卢卡库母亲也迷梅西见梅西激动熊抱如美梦成真 美媒臆测中国搜寻F35残骸:逆向复制将是美国噩梦 奔驰针对“涉事”经销商暂停运营若存违法行为将终止授权 被纽约选中的女周琦她曾与加盟北京擦肩而过 补贴后预售15万起吉利几何A今日上市 KD希望勇士能退役他的球衣!今夏走不走还没定 詹姆斯又被队友说抠门!趁1万亿还让他买单(图) 艺人8750万天价片酬致剧组停工4个月?事情没这么简单 美国今年已有近6000家门店宣布关闭超去年全年数量 冰球世锦赛2胜3负保级收官中国女冰难逃“甲B” 许志安记者会向妻子道歉,对于婚姻郑秀文曾这样说 华为汪涛:5方面引领产业重定摩尔定律挑战香农极限 疑心病又犯!美官员反对中国电信为美电信提供服务 非洲最大电商平台Jumia今晚在纽交所IPO 美媒:055大驱创新在于尺寸而美科幻战舰开辟新理念 我们一天应该喝多少水?许多人经常轻度脱水而不自知 皇马只肯为阿扎尔疯狂砸钱!博格巴1.5亿嫌太贵 60岁麦当娜发新专辑预告变身拥有12种身份的特工